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2018-11-13 17:25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2003年7月1日《北京青年报》报道了“非典”结束后高志权组织的韩国旅游团入境旅游情况,高志权一直珍藏着当年的报纸 摄影/袁艺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护照告别一次性 旅游消费变任性


供图/高志权

从像护照一样的双开本,到一张小小的塑封卡片,再到导游个人信息以电子数据形式存储的电子导游证;从一次一换、限定出境区域的一次性护照,到如今十年有效、前往各国通用的普通公民护照……

堆成小山一般的各类旅游从业资格证,是高志权从一名初级韩语导游到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摸爬滚打三十年的见证,也是中国旅游业从无到有、日渐成熟的印记。

第一次站着坐飞机

1990年,从朝鲜留学归国的高志权进入中青旅成为一名导游。在他看来,与国民切身相关的中国现代旅游业的启蒙阶段也是从那时才开始的。1990年的亚运会打开了外国人大量涌入中国的窗口,同时也开启了国人旅游的步伐。

不过,猛然激增的外国游客,让接待设施还不完善的国内市场有点应接不暇。“当时的酒店别说星级了,连房间都不够。北京最牛的是燕京饭店,兴发娱乐,我们和国旅、中旅都去抢,能抢到几间房就老牛了。”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高志权仍有些兴奋,辽宁口音也不自觉得显了出来。

不仅缺房,航空运力也十分不足。“那时候,在中国飞机晚点是正常的,不晚点才是不正常的。”高志权说,往往第二天就要出发了,头一天他还不知道是从首都机场还是南苑机场飞。“谁能拿到机票谁牛呗,我们都是晚上等通知,行李员第二天去送机票,在机场拿到票后直接办手续。”

在旅游行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有一次飞行经历高志权毕生难忘。1994年,一个一百多人的韩国团要从北京飞大连再去长白山。“当时坐的是图154,一百多人上去后,飞机一下子满了,没座儿了。那会儿不像现在,这趟上不去可以等下趟,下一趟可能得等到两天后才有。”无奈之下,高志权在飞机上一路站到了大连。“起飞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在过道上蹲着,用手拽着两边的安全带,晃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

相比入境的红火,中国公民旅游此时才刚刚起步,出游人群以政府考察团为主,东南亚是大多数人境外游的启蒙地。高志权第一次带团出境是1993年,当时带着南阳市政府的考察团去泰国和香港。“那会儿办港澳通行证相当困难,但是去第三国的话可以不用办证在香港停留七天,所以一般中国团都是去东南亚顺带去香港。”

一次性护照用了好多年

一次性护照、塑封导游证、带团照片……高志权至今还保留着不少这样的“老古董”。“以前的导游证都是有期限的,一开始是个小本,后来才变成卡片。”堆成小山的证件里,一个红色的小本最为特殊,这是中国旅游业起步阶段特有的一次性护照。

“1993年之前用的基本都是一次性护照。”高志权说。上世纪90年代之前,老百姓根本没有旅游的概念,别说出国,连国内游都很少。需求量小,所以护照也都是一次性的。“每出去一次就要重新去办一次,太麻烦了,可是没办法啊。”

不仅如此,办护照需要的手续还特别多。“以前想办个护照别提多麻烦了。”高志权回忆说,个人申请护照必须持户口簿、身份证、对方国邀请、档案所在单位盖章或街道办事处盖章、经济担保等资料,加起来能有一本书那么厚。作为导游,办护照一直是他最头疼的事情,不过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因为有些人光准备这些办护照的材料,就得花一两年时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公民因私普通护照发生了十多次版本变化。高志权认为,变化最明显的一次是把“本护照前往下列国家和地区有效”改成了“本护照前往世界各国有效”。“别小看这短短几个字,省去了一次次办护照的麻烦,也说明老百姓出国的范围越来越大了。”如今,普通公民护照的有效期已经扩大到了十年,出国旅游真正变成了说走就走的一件事。

一下子买了五六块瑞士手表